当前位置:首页 > 表白的话 > 文章内容页

你对我好,我就可以更好,你对我坏,我自然用坏地回应你

来源:海南文学网 日期:2019-8-24 分类:表白的话

作者:晚睡

1

偶尔,我也觉得自己很分裂,一会教人“学好”,一会,又变态地教人“学坏”。

所谓“学好”很好理解,无非是更自信、独立、坚强、宽容,一切美好的品质并非天然,也需要后天去模仿和学习。

但“学坏”呢,是教人变得更精明、现实、有心机,甚至耍点阴谋诡计。

有时候,“学坏”比“学好”更重要。

比如这一位,只是普通的家庭主妇,一贯在家里相夫教子,一手带大了两个儿子。现在大的初三,小的才幼儿园,正是负担最重,最需要钱的时候。可自去年开始,孩子的爸爸就出轨了,并且一出不回头,公开带着小三在外面租房子。

这已经够绝情的吧,可更绝的还有呢。

有了小三,他就不再支付生活费,连学费都不出,两个孩子生活、上学都成了问题。只能靠当妈的一边照顾孩子,一边打点散工维持生活,凭微薄的积蓄坐吃山空。

她说:“我好辛苦。”其实辛苦是不怕的,最怕的是靠一个人的力量养不活孩子,让孩子跟着大人受苦,这是一个母亲最难过的事情。

这样的女人,告诉她要“学好”,要强大、独立,在生活的残酷面前,都是轻飘飘的废话。

一个家庭主妇,能力有限,退守家庭多年,要做到心理强大、人生独立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学会的。

她需要的,是学点“坏”,“学坏”的好处是立竿见影,马上就可以帮到她。

我教她,如果有公婆,公婆条件还可以的话,就去哭诉自己的难处,公婆看在孙子的份上,多多少少都会有点同情心的。这钱,必须拿,不是为了自己拿,是为了孩子拿。

然后看老公是什么职业,如果有公职,是公务员或者事业单位、国企员工这些单位的话,就收集出轨的证据,拿着它,要挟老公负抚养费。

如果没有公职,只是小生意人或者无业游民这种身份,不怕舆论,那也有办法,可以去他居住的小区收集他以夫妻的名义共同居住的证据,证明他重婚。握着这些证据,也可以要挟他出钱。

这各种心机手段,总有一款适合她。

离婚当然也是一种选项,但离婚后他同样可能会拒绝支付抚养费,不见得就能彻底解决她的困境,拿到钱,让他承担自己应尽的义务,才是当务之急。

2

我以前也教过身处类似处境的女人这些办法,但她犹豫:“这样会不会显得太坏了?”

这就是很多女人的软肋,男人做得初一,她却不敢做十五,总是害怕被男人看作是坏人。

武侠片里,男人上了女人的当,捂着胸口,吐出一口鲜血,指着她,骂一句:“最毒妇人心。”然后那女人必得露出一个羞愧的表情。

读霍小玉的故事,这位唐代著名歌姬,绮年玉貌,爱上了状元及第的李益,两个人相约白头,许下婚约。后来李益嫌弃她的出身,负心而去,霍小玉抑郁成疾,不久人世。有义士将李益带到霍小玉门前,她泼酒在地,以示覆水难收之意,然后发出毒誓:“我死以后,一定变成厉鬼,让你的妻妾,终日不得安宁!”

这个情节就成了某些鸡汤文中女性的典范了——

你看她,不甘心枉死,留下这么恶毒的诅咒,做出了最大的反抗,剩下的那些被男人伤害的、遗弃的女人,老老实实地死去,或者像杜十娘那样,怒沉百宝箱,自己和自己较劲,却不懂得用钱赎身,过自己的逍遥日子去。

但这有什么意义?她以死亡为代价,祸乱的还是李益的妻妾,用伤害女人的方式来伤害男人,终究还是逃不过弱者的人设。

千百年来,男人为女人树立的道德牌坊,沉沉压在女人心上。迫得女人一门心思想着如何把自己变得更好,温良恭俭让,宽容忠厚,遇到伤害优雅转身,却没有学会,当男人化身饿狼,当生活露出利齿的时候,应该如何处理。

这种女人的存在,是男权社会里男人们的大批量需求,根本未曾体恤过女人的处境、女人的需要和女人的感受。

当男人出轨、包养小三、不给生活费,对老婆无情、对孩子绝情,他难道还不应该得到一点惩罚吗?

现代社会,就该讲科学,讲法律,讲策略。诅咒、骂大街、贴传单、到网上挂小三图片、扒第三者的衣服,这统统都是愚蠢的行为。默不作声地拿到证据,利用对方的一切软肋保全自己的利益,“我不是为了证明自己威风,我只是拿回我自己应得的东西。”这才是女人在伤害面前应该有的态度。

这不是女人变毒了,而是因为被伤害被侮辱被辜负的人要决定重生,就必须知道如何保护自己。只知道摆个凄苦的造型,躲在一边掉眼泪,毫无益处。

3

我有朋友离婚了,我问她:“现在是否能够原谅他了?”

她云淡风轻地笑:“我当然可以原谅他,我又没吃亏,他伤害了我,然后我又拿回了应得的东西,我们两相抵消,从此就是路人,无爱也无恨。”

她的前夫出轨又暗中转移财产,十几年夫妻却想让她净身出户,做事十分不厚道,但她亦不是省油的灯,颇费了一番手段,到底拿到了一半财产,没有便宜他一分。

感情的伤害是算不清的账,法律都不支持精神赔偿,所以物质上的不吃亏,就已经足够了。

宽恕、原谅这些手段,是属于强者的,真有千万身家,那点损失转手就能赚到,,谁都可以放开胸怀说:“我不和你一般计较。”但那些生存能力弱一点的人,需要应付的最大任务不过是活下去,并无资格讲风度和姿态。

有的人的日子不幸福,错在不够好,有的人不幸福,则是错在不够坏。

这个“坏”,不是阴险和怨毒,而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不再僵化的被一个道德牌坊压制住了自己,你对我好,我就可以更好,你对我坏,我自然用坏地回应你。

老天爷或许顾不到所有人的公平,但你自己可以化身判官,假自己之手去执行。

作者简介:晚睡,作家、情感咨询师,已出版《晚睡谈心》《帮你看清已婚男人》《你配得起更好》,微信公众号:晚睡(ID:wanshui01)。

治疗妇女癫痫费用高吗长春治癫痫病哪个医院好儿童失神性癫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