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写景散文 > 文章内容页

一件小事

来源:海南文学网 日期:2019-8-24 分类:写景散文

因为我是残疾人,在外找工作很难,为了生计,不得己,只好在大街上摆个修鞋摊点,挣钱来过日子。老实说,我对这个行当很反感,认为不仅没有前景,而且像乞丐坐在大街上一样不光彩,所以我对顾客态度很不好,又没耐心,别人对修鞋的质量提出异议,或者指东说西提出别的要求,我就会对他们发脾气,不给好脸色看,弄得对方不高兴,我的处境也不好过。但是后来的一件事情,让我改变了个性,同时又学会了许多。

和平时一样,我把摊位摆好,拿出修鞋刀淋上水放在磨刀石上磨着,刀还没磨好,就有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提着一双鞋来了,对我说:"鞋匠师傅,这鞋能修吗?"

是一双发黄的白色胶底护士鞋。我知道许多老人喜欢穿这种鞋,尤其是老太太,穿着舒适,走路方便。我看老太太脚上穿着同样款式的新鞋,而这双不仅旧了,鞋帮有几处裂口毛边,鞋后跟也完全磨通透底了。我把这双鞋拿在手里检查一遍后说:"阿姨,这鞋不值得修了,你还是不修算了。"这双鞋破裂的地方很多,如果按上海这里的修补费计算,怕是要收取近10元的费用,而这双鞋购价也不过7元钱。老太太把鞋拿过去左看右看,说鞋子好好的,怎么不用修呢,你给我补补,这鞋穿着脚不痛。这我知道。这些老人,不比现在的年青人,不管鞋是几百还是上千元买的,成色有多新,只要开了口,磨了底,怕修补后不美观,很容易扔掉。老年人当然是过来人,经历过多少风风雨雨,承受了生活的磨砺,绝不会轻易扔掉一根针或一段线头。我又把鞋从老人手中拿过来,坐在矮木凳上,系上围衣,准备干活。老太太这才坐在那张为顾客准备的高足木椅上,见我拿出一张碎皮用剪刀剪下一小块,她把身子往前凑近一些,又很细语地问了一句:"这修一修要多少钱啦。"

老实说,要是遇上一个年轻人,这活我就不干了,因为忙活半天,这鞋挣不了多少钱。但她是位老人,是我应该敬重的人,就是收不了多少钱我也得干。所以我回答说:"3块钱好了。"不想老太太却发出一声惊呼:"啊?3块呀,怎么这样贵!我都可以买一双了。1块5行不行?"

按照这双鞋破损的程度,收3元钱的修补费,那已经是非常低了。老太太居然还同我讲价,并且被砍掉了一半。我心里一下不高兴起来,遇上年纪小的,我又该发脾气了,把鞋扔给对方不干了。可她是一位老人,我不能这样做,只好把鞋拿起来给她讲破损的程度,需要花很长时间才能修好。考虑到这双鞋实际的价钱,最后这桩活以2元成交。

老太太看上去七十多岁了,白发丛中还藏着几根黑发,脸露沧桑但却透着红润,手脚似乎很利落,耳不聋,眼睛更不花,她总是盯着我一举一动,在一旁唠叨不停,一会说胶水给少了,一会说皮用的不好不耐磨。更为可气的是,你正在干活,她把手一下伸到你跟前,指着说:"喂喂喂,这怎么行,你还得在这里补个丁。"

通化市去哪里治疗癫痫陕西治母猪疯正规医院固原原州区哪些医院治癫痫